当前位置:深圳亿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历史沉默寡言的布鲁图,凯撒为什么不怀疑他?
沉默寡言的布鲁图,凯撒为什么不怀疑他?
2022-10-21

商界为恺撒将带回国的战利品而垂涎三尺,贵族们知道恺撒与他们势不两立,决心设法杀死他。恺撒以宽宏大量的态度对待那些贵族名门,西塞罗对此大加赞赏。恺撒把投降的敌军都释放了,只把那些战败投诚而后再度反抗他的军官处死。当他发现庞培和西庇阿的书信时,他没有打开看就将它烧毁了。他又把掠来的庞培的女儿和孙子送还在跟他作对的塞克斯图斯。他的部下把庞培的雕像捣毁,他却重新把它立起来。恺撒任布鲁图和卡修斯为总督,并把政府高职让给他们的同派人士。对于闲言诽谤,他置若罔闻;对于那些有谋害他的嫌疑者,他也不想采取任何行动。他不仅宽恕西塞罗,还对他百般礼遇、敬重。西塞罗要求他恩赐,他也一一答应。

他甚至由于西塞罗的一再请求,把罪不可赦的马赛勒斯释放了。在一次精辟的演说中,西塞罗赞美恺撒的“令人难以相信的气度”,并承认说:“如果换上庞培的话,一切都要改观了。”西塞罗说:“本人听到阁下宣布说‘吾已穷毕生之力,事业已达顶峰’之时,感到非常遗憾……因为您未完的大事还多着呢,您还未打好根基哩。”西塞罗很郑重地以元老院的名义向恺撒保证会保护他的安全,如有人敢攻击他,他们会以躯体抵挡。此时,西塞罗左右逢源正准备再购买一幢华丽宫殿。恺撒的副手安东尼、巴尔布斯等都邀他吃饭。此时恺撒并没被蒙在鼓里,他写给马提乌斯的信中说:“没有人比西塞罗更亲切和蔼的了,但我知道私底下他恨我入骨。”

对曾被剥夺世袭权利的人,想要以宽恕他们反抗的意志来抚慰他们,很难办到,因为要原谅此种宽恕就像要原谅曾加害我们的人一样困难。元老院的贵族不敢否决恺撒的提议,他们指责自由已遭破坏,却不承认恢复秩序需要限制他们个人的自由。克娄巴特拉和小恺撒住在罗马使他们惶恐不安。诚然,恺撒和他的妻子卡尔普尼娅相亲相爱地同居着,但是谁会知道他时常驾访埃及艳后会带来什么结果呢?大家谣传说他将称帝,与克娄巴特拉结婚,而把他们联合帝国的首都迁往东方。因为恺撒不是下令把他的雕像竖立在罗马先王的旁边吗?他不是破例地在罗马硬币上印着他的肖像吗?他不是穿着只有国王才穿的紫色长袍吗?公元前44年2月15日,执政安东尼在牧神节曾三度试图把皇冠戴在他的头上,恺撒三度拒绝;难道这不是因为群众默默反对的结果吗?

把加在他雕像头上的王冠移走的保民官不也都遭他免职了吗?当恺撒坐在维纳斯神庙里,元老院议员驾临,他没有起身迎接。有人说是因为他患癫痫症,有人说他拉肚子,坐在那里不便站起。很多罗马贵族都在担心总有一天恺撒会称帝的。人卡修斯是体弱多病的人,普鲁塔克形容他瘦弱苍白”。他建议布鲁图谋杀恺撒。他本人赢得一些元老院议员和资本家的支持。大家推举布鲁图为暗杀恺撒的主要人物,因为他素以才高德重闻名。据说他的祖先曾于公元前464年以前罢黜过国王,他的母亲塞尔维莉娅是加图的妹妹,他的太太波蒂娅是恺撒的敌仇毕布卢斯的遗孀。历史学家阿庇安说:“据说布鲁图是恺撒的儿子,因为他出生时他的母亲是恺撒的情妇。”普鲁塔克也说恺撒相信布鲁图是他的儿子。很可能布鲁图本人也相信这个传言,所以他很气愤恺撒诱奸他的母亲,使他背着私生子的罪名。

布鲁图沉默寡言,忧郁善变,时时以其高贵出身而自豪。他精通希腊文,热爱哲学;在形为古而上学方面,他崇奉柏拉图,在伦理学方面,他是芝诺的信徒。斯多葛派的诛杀暴君说,对他颇有影响。他给朋友的信中说:“我们的先祖认为我们不应忍受暴君的存在,纵使他是我们的父亲。”通过中间人的介绍,他借钱给塞浦路斯的萨拉米斯人。当这些人拒绝付给他利息时,他请求当时在西里西亚任地方长官的西塞罗派罗马军队强制执行。他治理南高卢地区时正直廉洁,胜任能干。他于任满返回罗马时,恺撒任命他为都市的副执政。布鲁图每次看到雕刻在他祖先铜像上面的题字时,就会脸红。这些碑铭这样写:“布鲁图,你死了吗?”“你的子子孙孙将以你为耻。”此时贵族们谣传说3月着15日元老院开会那天,卢西乌斯·科塔将建议封恺撒为王,因为神谕说要征服帕提亚人,只有国王才有这种资格卡修斯认为恺撒把持着元老院的一半票数,一定会通过这项提案。

这么一来,恢复共和的希望便破灭了。于是贵族谋害恺撒的决心更加坚定。3月14日晚间,在恺撒家里的一个聚会中,恺撒提议讨论“要怎么死才痛快”的题目。最后他自己的答案是:“突然的死才过瘾。”第二天早晨,他的太太请求他不要到元老院去,因为她梦见他满身是血恺撒家里的仆人故意把他先祖的遗像打落,以便给恺撒一个坏预兆,使他提高警觉。然而,往昔是他的密友、现今是谋害者之一的布鲁图,一直坚持要恺撒到元老院去一趟,纵使作礼貌性的拜访也好。恺撒的一个朋友得知暗杀阴谋后,想到他家去警告他,但此时恺撒已离家到元老院去了。在路上,恺撒遇到一个预言家,此人不久前曾警告恺撒说:“3月15日那天你要特别当心。”此时恺撒便笑着跟他说:“今天就是3月15日,一切都如常啊!”

这个预言家回答说:“今天还没过完呢!”当恺撒在庞培的剧院做例行献祭时,有人塞一张纸条通知恺撒说有人要谋杀他,但恺撒不予理会。据说恺撒死时,这张纸条还握在他的手里。田特雷博尼乌斯曾是恺撒的得意名将,如今也参与谋害恺撒。他借口与安东尼说话使安东尼进不了会议厅,当恺撒走进剧院坐下时,谋杀者即蜂拥而上。苏埃托尼乌斯记载说:“当布鲁图也参与一手时,恺撒用希腊文说:孩子,你也来杀我!’”历史学家阿庇安说:“当布鲁图举刀砍杀恺撒时,恺撒就不再抵抗,用长袍把脸和头蒙住,任大家砍杀,终于倒在庞培的雕像脚下。”历史上的完人终于如愿以偿地与世长辞了。